原標題:洪水中的溫情時刻——廣西抗洪救災中的三個暖心小故事

農田被淹、街道內澇、人員被困、交通中斷……7月12日以來,強降雨持續侵襲廣西多地,導致36萬多人受災。洪水無情人有情,廣西各地干部群眾積極投身抗洪救災中,一幕幕溫情場景暖了很多人的心。

暴雨中守護生命:為“保溫箱寶寶”續電,讓新生兒降生

“桂林銀海醫院配電房失守!萬能的圈圈有沒有人能幫幫醫院的寶寶和孕婦?”13日上午,這則求救信息在連日來遭遇暴雨的桂林市市民的朋友圈中被大量轉發。

銀海醫院受內澇影響停電,應急電源隻能使用90分鐘,15名尚在保溫箱的新生兒以及20名待產孕婦面臨“缺電之困”。

“七點半的時候,院子裡的水位大幅上漲,在短時間內就跟河一樣涌入大廳。”銀海醫院院長張新剛說,醫院緊急開展自救工作。

中午12點多,在完成計劃的最后一台手術后,醫院關停配電房設備,調來沙袋封堵一樓配電房大門,轉移病人到樓上,並在消防等部門的幫助下,利用橡皮艇分批將當天出院的病人及家屬轉移出去。

南方電網廣西桂林供電局城中供電分局接到醫院求助后,立刻派出應急電源車涉水趕往醫院。

“到達銀海醫院的時候,現場的環境是比較惡劣的。”南方電網廣西桂林供電局作業員屈妮萍說,醫院大院水深一度超過70多厘米,水中還有魚在游,一樓大廳有30多厘米深積水、病房全部進水,不僅存在漏電隱患,還給應急電源的接入造成不利影響。

應急發電車與醫院的配電箱相隔了數十米,“我們把醫院的凳子、桌子擺在一起做成一道‘橋’,電纜在上面通過就接觸不到積水了。”屈妮萍說,當時醫院的護士也跟他們一起干,經過幾小時的努力,醫院基本供電得以及時恢復。

在整個救援過程中,新生兒的保溫箱沒有發生斷電,還有3名嬰兒順利誕生。

1分鐘緊急救援:6船工從“漂流”汽車中搶出1家5口

13日一早,桂江興坪河段,往日平靜的河水渾濁洶涌,一輛紅色的越野車被洪水裹挾著“漂流”,水已淹沒車身一半。

“咦,這麼好的車都沒人要?”在岸邊查看船隻的桂林陽朔興坪景區的船工黃建友有點好奇。他仔細一看,這並不是一輛空車,從車窗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車內坐滿了人。就在這時,車又往下沉沒了許多。

車內是從鄭州來桂林旅游的徐先生一家。這天,他們早早啟程,想盡快回到國道離開陽朔,在沖過了兩個不大不小的水坑,拐下橋后,徐先生明顯感到車輛無法抓地前行,很快就被水流沖著往下游走。

失去控制的瞬間,徐先生和妻子都驚聲尖叫了起來。趕在熄火前一刻,徐先生立即讓家人將車窗搖下來,試圖從車窗逃離,但很快大量水流不斷涌入車內。

危急時刻,黃建友、馮喬創、黃坤海等6名船工分別從不同方向趕到車輛兩側,接連不斷地將車內人員拉出。

“小孩子先被遞出來,我又將后座的女士拉了出來,司機自己從車窗出來了。”黃建友回憶說,另一邊,徐先生的岳父也被緊急拉出,在車輛沉沒的最后一刻,徐先生的岳母從車窗鑽了出來。

實際上,整個救援過程隻持續了1分多鐘,但是就在這短暫時間裡,黃建友在內的6名船工,與時間賽跑,挽救了一家五口的性命。

“孤島”救援:洪水中輪流背行轉移受傷群眾

13日中午,河池市金城江區九圩鎮大郭村內興屯,持續的強降雨沖刷下,滑塌的石沙沖垮了村民覃愛芝家的后門,積起來的淤泥有一人高。

“幸虧我住在二樓,不然人就沒了。”65歲的覃愛芝說,她趕緊往屋外面跑,又被滾落的石頭砸傷了右腳,當時沒顧得那麼多,踉踉蹌蹌跑到村口臨時大棚后,才發現腳已經腫得無法行走,疼痛難忍。

此時內興屯手機信號中斷,連通外界的道路也被洪水浸泡。內興屯村民小組長韋浩發現覃愛芝的傷口有感染的風險,冒著大雨到有信號的地方打電話向鎮裡報信。

九圩鎮紀委書記覃國富接到信息后,馬上帶著幾名黨員干部提著急救箱和救援物資出發,並聯系了鎮衛生院的救護車在未受淹的安全地帶等候,人員則徒步3公裡進入內興屯。

從山上奔流而下的山洪像一條條瀑布,不斷沖刷著進村道路,淤泥和積水最深處已到人的腰部。“當時路上水流湍急,淤泥也深,但我們沒想那麼多,轉移受傷群眾要緊。”覃國富說。

15時左右,他們到達內興屯,為覃愛芝簡單處理傷口后,覃國富把自己的雨衣披到覃愛芝身上,和另外5名黨員干部輪流背著覃愛芝向外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