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心理医生李子勋

中日友好医院心理医生李子勋

  第四届新东方(微博)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于2011年11月5日-6日在京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中国家庭教育的责任与未来”。知名教育专家、学者、社会名人、知名媒体、中小学教育工作者、家庭教育工作者和热心家长等千位嘉宾共聚一堂,新浪教育频道对本届论坛进行独家网络媒体报道,中日友好医院心理医生李子勋(微博)在“第四届新东方(微博)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演讲实录:

   首先感谢新东方俞敏洪(微博)老师对我的邀请,能在这儿讲课我也感到很荣幸。当然我要声明一下,我讲到的可能是诸位老师没有讲到的,因为我喜欢讲大家未曾关注的地方。我个人理解,是因为任何信息平衡在教育孩子方面都是重要的。

  最近我出了一本书讲到未来取向。所谓未来取向就是所有对孩子成长的这些父母要保持未知的情境,所谓未知,就是在孩子的成长方面我们都不是专家,或者我们都不知道未来的社会,比如40年以后的中国,或者30年以后的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需要的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精神面貌和他的心理健康和行为方面的东西。,虽然西方比中国早发展20、30年,但是我们人们不知道在中国这块土地上,40年以后,当我们的孩子在执掌国家,在行使他的主体意识的时候,在那个社会里面,我们中国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所以,我是比较主张家长,包括我们教育的专家们保持未知态度,就是说不知道,不知道我们怎么做才能对孩子是好的。

  因为在这样一个心态下面,就造成我们更多地去关注孩子的需要,而不是家长的需要。心理学强调的是在不同社会现实中长大的人,他会看到不同的社会现实。比如说90后的孩子,差不多他们的家长是70年或者是60年代末期出生的,对这些家长来讲,他们经历的成长就决定了他们对今天的社会产生的感受。人就是这样,我们只能从我们感受到的现实去说话、去做事情,所以不能全怪家长,只能说在这个社会创造了一种叫成长或者叫竞争或者叫成为精英分子是重要的,。根据在那个社会产生的社会认同和自我发展所带来的压力会让家长把这些压力传给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家长错了?也不敢说是。为什么?因为我们还是不知道在未来中国要保持强有力的竞争力,我们要不要让孩子继续保持这种压力,让中华民族在世界的文化里面变得更加有进去呢?假设我们过度满足孩子,给他压力,那么他们的动力会不会丧失? 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也不敢说是不是一定要让家长减轻对孩子未来的焦虑和压力。但是,要提醒他们,注意到他们今天的焦虑对孩子未来的焦虑可能存在于他们成长的方式,但是不等于说未来他们的孩子会处在相同的社会现实里。

  社会在转型,就是把幸福感、福利、关怀,就像新东方把社会责任放在自己的工作方向上,这都是说明未来社会可能是一个更加保障性的社会,但是我们还是不知道。今天如果我们让大家都不再逼迫孩子,那孩子的发展是不是就很好?或者说我们在教育方面改变得太大,会不会像60年代的美国出现文化的断代,我们也不知道。

  所以,谈到这一点,我们要做一个假设,因为我们真的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所以在研究孩子的时候,我们要保持自己是处在一个未知的情况下。可能我们还是会有焦虑,但是我们会有另外的信息来克制我们的焦虑。当年我们的父母为我们打下了今天的天下,但是孩子长大后是不是还是跟我们一样呢?是不是处在相同的社会竞争的态势上?我们不知道。这样的话,会让家长的焦虑稍微放松,但是不等于说家长不把自己感受到现实告诉自己的孩子。只要保持一个对未来取向的思考,想到未来是不确定的,就像30年前,我们永远不知道今天的中国会那么辉煌,我们在世界之林是那么骄傲。我们在30年前也不知道今天我们都会开车,北京会拥堵,所以这一点大家要思考。假设孩子是为未来准备的,那父母再把过去的压力传给他的时候就需要节制,适可而止。但是不是说就放手不管,放手不管恐怕也是一个麻烦。

  我记得以前在北师大做过一次论坛,谈到如果要保障我们孩子喜欢学习,小学老师和幼儿园老师必须是高素质的,必须让孩子在最初学习的时候感觉良好。但是实际上北京的教委说不行,因为没人去干,工资低。我说那好,国家可以给他房子住,给他车,给他教授的工资,就会有精英人士进入这个行业。